學習啦>原創作品專欄>美文欣賞>《2019《坂本龍一:終曲》電影觀后感及影評【五篇】》正文

2019《坂本龍一:終曲》電影觀后感及影評【五篇】

時間:2019-12-21 18:18:26本文內容及圖片來源于讀者投稿,如有侵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景清 我要投稿

  日本“新音樂教父”坂本龍一在音樂路上走了四十多年,電影制作人Stephen Nomura Schible經過五年醞釀,終于完成紀錄片《坂本龍一:CODA》,而關于觀看《坂本龍一:終曲》電影的觀后感及影評,小編準備了以下文章內容,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2019《坂本龍一:終曲》電影觀后感及影評【五篇】

  《坂本龍一:終曲》觀后感影評【1】

  這部紀錄片2018年就已經標記了想看,時隔一年多,趕在了2019年年底在大銀幕上體驗一番,不敢說終身難忘,至少這寒風凜冽的冬日里,出了影院那刺骨的冰冷莫名有了溫度。安貞UME藝聯院線聯盟導演親臨現場,映后做了簡短的交流,時間原因,匆匆離場。

  現在回想起來,第一次知道坂本龍一這個名字,是從《末代皇帝》開始的。事實上,在這之前他的名字就已經如雷貫耳了,時至今日,我真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紀錄片開場他在反核運動中彈奏圣誕快樂勞倫斯的時候,我第一次默默落淚,不知道被什么神秘的力量俘獲了靈魂,那種音符就好像我暌違多年的摯友,完全不亞于李安見到伯格曼時的激動。我下意識地瞟了眼鄰座,還好鄰座兩觀眾睡著了,大家工作那么辛苦,影院睡覺也很常見,心頭掠過一絲安慰,因為我雖然比較感性,比較敏感,但通常我很少在影院如此失態,一般只有我獨自一個人深夜在自己的房間里看電影才會垂淚,因為那是屬于我一個人的世界,在影院這樣的座無虛席的公共場合,開場不到10分鐘就默默垂淚還真的是史無前例。想起了以前說過的一句話,看兩個人靈魂是否相通,就看他們的音樂品味有多少相似度。

  他罹患癌癥,認真刷洗著每一顆牙齒,認真吞咽每一粒藥,認真接受治療,他憐惜生命,但又不想因為疾病而耽誤工作,一周離開音樂就好像身體里流水了水分一樣。他的足跡遍布911、福島、北極、非洲,人類能觸及的地方,都是他探索音樂的圣地。那些如數家珍的電影大師們把命題作文甩給他,原本這樣的要求對音樂創作來說是限制和不自由,但他依舊在30分鐘內修改好了曲子,達到了導演的要求。我第二次落淚是末代皇帝溥儀走出紫禁城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是那種史詩級的悲壯,還是坂本龍一孩童般質樸的笑臉打動了我,這部紀錄片仿佛讓我重遇了一位故人,我一直堅信這個世界上肯定有純粹的人,即便生活讓人滿目瘡痍,但是純粹的東西肯定存在。正如坂本龍一所言,藝術家音樂家都有著與生俱來的敏感,他們對生命的思考,對世界的領悟有著不同的理解方式,但一定有些能共通的語言,音樂便是其中之一。他捕捉大自然的聲音,嫌玻璃瓶太厚,用水桶聆聽雨聲,他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制造各種聲響,像極了一個擺弄玩具的孩子。他說,鋼琴的琴鍵發出的聲音會消退,他希望有永恒的聲音,而永恒來自于自然,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突然頓悟,他為什么會開始關注那些老生常談略顯沉重的社會議題,核武器、科學技術、氣候變暖。他擁抱技術,但是又追尋永恒,這兩者看似是矛盾的,映后交流中某個觀眾也問到了這個問題,其實在我看來,這一點不矛盾,人類的手指能創造出計算機無法寫出的音符,但計算機也能彈奏出人類達不到的速度,相信這一點在坂本龍一玩電子的時候就已經有所領悟了。聲音來自于自然,也來自于“工業文明”的完美制造,但運用聲音的方式和通過聲音來創作并不妨礙對聲音追本溯源,它的價值更多是反思,抵達靈魂最隱秘的地帶,至于這條路上如何去引領,對于執迷于聲音的坂本龍一來說,他能做的就是不斷的收集、不斷的創作、不斷地譜寫新的樂符,并且力所能及的發聲

  第三次落淚是電影《遮蔽的天空》那段臺詞:

  “ 死亡永遠在路上,但在它悄然降臨奪去生命的有限之前,你不會真正意識到這件事。我們憎恨的正是這可怕的精準。可是正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才會以為生命是一口永不干涸的井。然而每件事情都只會發生一個特定的次數,一個很少的次數,真的。你還會想起多少次童年的那個特定的下午,那個已經深深成為你生命一部分、沒有它你便無法想象自己人生的下午?也許還有四五次。也許更少。你還會看到多少次滿月升起?也許二十次。然而我們卻總覺得這些都是無窮的。 ”

  曾經在故鄉荒無人煙的土地上,坐在樹蔭下,聽樹葉沙沙作響,潛入森林溝壑去尋找童年的足跡,兒時喜歡移栽小樹苗,同伴們放學后不約而同拿著小鏟子去剜苜蓿驅趕著羊群,爭先恐后地挖小樹苗,那種無憂的日子一下子被電影這句臺詞拉到眼前,以至成年后每一次回家,要是看到山坳里懸崖上竄出狼毒草一樣的東西,我覺得童年就近在咫尺,這就是鄉愁。成年人的世界里紛繁復雜,充滿誘惑,那種最簡單的快樂或許很容易融入到五線譜上的一個個音符中,在流動的樂曲間徜徉,思緒沒有任何阻礙,如涓涓細流般抵達你內心深處最想去的地方。

  單純從紀錄片的角度來說,或許這部片子并不出彩,但是這位大師的個人魅力實在是太過耀眼,以至于那些膾炙人口的電影一個一個被紀錄片串起來的時候,浮生一切,浮世過往,愛恨情仇,都不再撕扯你的心思,不再牽絆你的精力,不再掠奪你的時間。這一刻,時間靜止了,我和坂本龍一一樣,只是一個在北極冰川下釣聲音的人,那種感覺就如同你坐在同樣那棵大樹下,聆聽樹葉發出的沙沙聲,光影綽綽,遠處白云藍天像一幅畫一樣徐徐展開,就好像你的童年也被凝固被定格。是什么才能支撐起這樣的瞬間,是那架海水浸泡過的鋼琴嗎,是那個在森林里撿拾聲音的大師嗎?我不確定,但我確定的是,他收集聲音的樣子,跟我小時候尋覓小樹苗的腳步一模一樣,要是我那會有能錄下腳步聲的設備,那該是多么美妙的有一件事。

  《坂本龍一:終曲》觀后感影評【2】

  說來慚愧,我號稱是教授的骨灰粉絲,但其實除了將他耳熟能詳的幾只曲子聽的滾瓜爛熟外,我對他其人知之甚少。既沒看過他的演出,也不看之前的紀錄片,更不用說那些綜藝了。我覺得這種喜歡就事論事,十分純粹,和那些迷戀小鮮肉的喜歡不一樣,現在想想,我也挺中二的。

  《終曲》是我看的除去《圣誕快樂,勞倫斯先生》《末代皇帝》這兩部電影外,第一部關于教授的紀錄片,而此時見證的卻是教授年老多病之時。片中穿插了少量教授年輕時俊秀貌美、意氣風發的片段,但這顯然不是重點和賣點。全片著重梳理了教授迄今為止的創作脈絡,并記錄了他近幾年的社會活動和生活工作的真實場景。說實話,作為一個搞核能開發的工科狗,我驚異于教授對核能的堅決反對,這種反對其實有些偏頗,但至少表明了他對世界和自然的真摯的關心。教授年輕時有著不輸當下小鮮肉們的顏值和寵愛,但顯然他的驚人音樂才華令他鶴立雞群。同時也能看出他年輕時對科技對世界有著嚴肅的思考,雖然有時思考的結果不免有些人不輕狂枉少年的中二。

  當然最令我吃驚的是,教授其人真是出乎意料的可愛。有一種人,他們生來不乏旁人的喜愛,這可能源于美貌,才華或是性格,教授三樣占齊了。或許是太受上天眷顧,他像透明的玻璃一般,沒什么別扭、尖酸之處。但凡和他接觸過的人,幾乎都被他的質樸、踏實、勤懇所打動。他可以一周內完成40首配樂,也可以在錄音前半小時應導演要求,修改前奏(當然當導演表示,另一位作曲家都能做到,他也應該可以時,他表示了抗議哈哈)。同時,雖然天才不免會自我一些,但教授更多的是表現出令人喜歡的嬌憨。

  我是一個生活比較潦草的人。雖然命運對我亦有眷顧,但迄今為止的人生到底也是悲喜參半。每每人生陷入平庸與暗淡,我就忍不住叨念:“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將會過去。“就像我母親一樣,在困苦的時候,會將自己想象成一件沒有感情的工具,這樣就能麻木的應付掉接踵而至的生活的考驗。但是人的慣性就是這樣,當你潦草應付生活久了的時候,你就真的變得麻木了,哪怕陽光照進生活了,有時都失去了察覺。正如教授配樂的電影《遮蔽的天空》里的臺詞:

  “因為不知道我們何時會死去,我們總以為生命是某種取之不竭的財富,可有些事只發發生那么幾回,其實是少數幾回。你還記得幾個你童年的下午,那些無比重要的、如果沒有它們你就也不再是你的下午?也許就只有四五回,也許甚至還不到。

  ”你還能看幾次滿月?也許就剩20次。盡管你還以為那將是無盡無窮。“

  是啊,避免自己在苦悶庸碌中沉淪麻痹下去,避免生活消磨掉自己,好的音樂就應如靈魂的鬧鐘,有助于你進入深層次的思考。我想,這是我愛教授音樂的原因,當然我更愛這個純粹的天才。

  《坂本龍一:終曲》觀后感影評【3】

  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坂本龍一前往受災地區,聽聞有一架鋼琴從海嘯中死里逃生。當地工作人員介紹說,當時鋼琴浮到了海水上方,退潮后,居然神奇地完整保留下來。

  坂本龍一走上前,指尖觸碰琴鍵發出沉悶潮濕的聲響,他說,那一刻“猶如在鋼琴的遺體上彈奏”。

  日本“新音樂教父”坂本龍一在音樂路上走了四十多年,電影制作人Stephen Nomura Schible經過五年醞釀,終于完成紀錄片《坂本龍一:CODA》,最近影片則在港上映。開頭描繪的一幕,正是這部紀錄片的開場故事

  多年來,坂本龍一始終積極參與環保、和平活動,關注社會事務。“311”福島核災令日本損失慘重,其后政府決定重啟核電站,東京民眾集會抗議,坂本龍一也親臨支持。他在簡陋的小房間里,重新彈起1983年為大島渚電影《俘虜》所作的主題配樂,此情此景下,這首曲子又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即使身為音樂大師,坂本龍一對“人類制造的音樂”,也有過懷疑。他說鋼琴的“走音”,其實是來自自然的樹木試圖回到原始狀態的結果,所謂“正確的音”,只存在于人類概念里。而“911”事件時身處紐約的經歷,讓他發現,在面對巨大的災難和沖擊時,過往如影隨形的音樂在城中消失了一周的時間,竟然都無人覺察。他猜測:或許在非和平的狀態下,人類會自然地抗拒音樂。

  相比而言,自然的聲音淳樸而透徹,坂本龍一也孜孜不倦記錄著這些轉瞬即逝的聲響。下著大雨的天氣,他把巨大的玻璃罐放在雨中,試圖錄下雨點敲擊玻璃的噼啪聲。過一陣子后他拿回罐子檢測成果:“罐子太厚了”。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找出一個薄薄的鐵桶,這次索性將桶頂在自己的頭上就走進了雨里。

  他曾受邀前往北極,但去看的卻不是當地的動物,而是冰融化成水的狀態。坂本龍一甚至玩起了“釣魚”:“我在釣聲音”。那一瞬間,這位音樂人的眼里是有光的。

  近年對自然聲音的執念,還與他2014年被醫師診斷為咽喉癌有關。低燒、吞咽困難,這些都在影響坂本龍一的工作狀態。于是二十多歲入行就從沒停下來的坂本龍一,第一次獲得了休息的機會。但他想得透徹:希望隨時走都不感到遺憾。那些之前沒有采集到的聲音,過往沒有嘗試過的事,沒有合作過的人,都希望有機會實現。他在病重狀況下堅持每日工作八小時,完成《神鬼獵人》的配樂,便是因為“欣賞亞歷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里圖的作品”。

  影片中還包括坂本龍一事業中的眾多“大事紀”,如他1983年在《俘虜》中的出演及小試牛刀,《末代皇帝》從負責溥儀登基一幕的音樂到全面操刀,在《The Sheltering Sky》中用30分鐘重寫配樂的趣事,甚至還有他在合成器搖滾樂隊“黃色魔術交響樂團(YMO)”中任樂手的片段,他在當中,認真演示了何謂“人手彈奏怎樣都快不過電腦”。

  從對各式物品敲敲打打,開始編排,到這些聲音片段成為作品里的功臣,坂本龍一的生活片段和這些作品在電影中以一種看似松散實則緊密的方式,行云流水地穿插在一起。紀錄片名中的“CODA”意為“樂曲尾聲的終曲”,亦是坂本龍一在1983年出版的精選專輯名。而坂本在片中為其賦予新的含義:“一曲的終結,代表新樂曲的開始”。

  “要多動動手指(彈琴)才行啊”,影片的結尾,今年66歲的坂本笑著說。而屬于他的新樂曲,還有時間慢慢完成。

  《坂本龍一:終曲》觀后感影評【4】

    鏡頭一:核電站重啟后,日本東京首相官邸第一次抗議活動。坂本龍一一身西裝,黑框眼鏡,語氣平和:“我也反對核電站重啟,大家不要因為一兩座核電站重啟了就灰心喪氣。這是一場持久戰,我們要下定決心,堅持到底。”

  鏡頭二:路前高田市立第一中學,前日本海嘯避難所。 坂本龍一身穿黑色西裝,黑色高領毛衣,發如雪,唏噓的胡茬,因病略顯沙啞的嗓音,謙遜的態度,問好。告訴觀眾冷的話站起來活動一下也無妨。大家怎么舒服怎么來。坐定,《戰場上的圣誕快樂》的主題音樂響起……

  鏡頭三:坂本龍一早餐,切好的水果,有香蕉、奇異果、蘋果和可能是梨,一壺茶,清淡。餐后,各式各樣的藥物一小堆兒,放在一張亞麻手絹上,因為手術,唾液分泌量是常人的70%,吞咽困難。神情平靜,無喜無悲。

  這三組鏡頭來自紀錄片《坂本龍一:終曲》的開篇,三組鏡頭,勾勒出坂本龍一的三重身份:社會活動家、音樂家、病人。2014年7月,日本著名電影配樂大師坂本龍一確診咽喉癌,遂中止工作。關于坂本龍一患病和康復的故事,記錄在另一部紀錄片《坂本龍一的700天》里,而這部紀錄片,這記錄了他另外兩個身份的故事。

  坂本龍一最為人所熟知的身份當然就是電影配樂了。而這一切,開始于日本導演大島渚的那部《戰場上的圣誕快樂》。影片拍攝于1983年,導演大島渚找到坂本龍一出演這部電影,而受寵若驚的坂本龍一則打蛇隨棍上,聲稱如果讓我配樂,我就參與演出。好在大島渚導演答應了,讓我們不僅收獲了傳世金曲,還讓我們有幸目睹兩位音樂巨人坂本龍一和大衛·鮑伊在銀幕上相愛相殺。

  這部電影讓作為音樂人的坂本龍一聲名鵲起。幾年以后,他又接到一個演員的工作。在貝托魯奇的電影《末代皇帝》里出演角色。影片拍攝輾轉于北京、沈陽、長春等地(紀錄片里出現了長影),來到長春之后,一天導演突然說,龍一,你給溥儀在長春“登基”這場戲配一段音樂吧。原來在這兒等著他呢。1988年坂本龍一憑借《末代皇帝》獲得第60屆奧斯卡最佳原創配樂。

  到了1990年,坂本龍一參與貝托魯奇的電影《遮蔽的天空》的配音工作。一天夜里,當樂隊都已經準備好錄音時,貝托魯奇突然說,龍一啊,音樂開頭的部分我不喜歡,能不能改一改?這個要求讓坂本龍一很撓頭,他認為這不可能辦到,而且四十幾個人在那等著呢。貝托魯奇悠悠地說道:如果是莫里康內,就肯定能做到。坂本龍一吃了這個激將法,他能我也能。

  坂本龍一說:“電影配樂工作其實是一項很被動的工作,你要根據導演的要求譜寫音樂,并沒有很高的自由度。”但同時,也因為有了這些條條框框,反而形成了某種挑戰,激發了音樂家的靈感和野心。這感覺有點像中國古代詩詞里的詞牌或曲牌,它們束縛了表達,卻也鍛煉了表達。

  坂本龍一似乎有點災難體質,總是能親歷某些重大的天災人禍。比如美國911事件的時候,他就在紐約,甚至從窗戶就能看到雙子樓。這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心靈震撼。當然,被震撼的還有整個世界。據坂本龍一回憶,事件爆發七天之后,人們聚集在廣場上為死難者祈福,年輕人們唱起了卡朋特的《昨日重現》,坂本龍一這才意識到,原來他已經有七天沒有聽到音樂聲了。

  坂本龍一震驚于人類的分歧,在他看來,人類都是從非洲走出來的,本不該有種族之別,然而如今,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人與人之間的隔閡如此之大。有感于此,他寫下了音樂作品《分歧》,這是他提出的問題。之后,他又自己試圖給出答案,寫下了另外一部作品《只有愛可以化解仇恨》,這是他在集會上看到的標語。或者說,坂本龍一對世界的理解帶著藝術家的浪漫氣質,但作品卻充滿了力量。

  這樣的表達,自然也不會在日本311大海嘯上缺席。而在他年輕的時候,還曾經寫下過《圣歌》,這是對原子彈這個可怕武器的反思。音樂會上,銀幕上反復出現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的畫面,他的話被剪輯成一個詞反復播放:死亡。當年,奧本海默在兩顆原子彈投向日本之后,跟美國總統杜魯門說:我的雙手沾滿了鮮血。對坂本龍一來說,既然有人傾聽他的音樂,他就有必要用音樂為這個世界發聲。我想這是知識分子的擔當。坂本龍一是音樂家里的知識分子,他被樂迷們親切地稱作“教授”。

  度過了這等波瀾壯闊的一生之后,如今的坂本龍一回歸平靜。一場大病似乎讓他進入了人生的一個全新階段。熱衷于電子樂和實驗音樂的坂本龍一,對從自然和生活中尋找聲音樂此不疲。每當找到難以置信的聲音時,他的臉上就會露出孩童般的笑容。或許這才是坂本龍一的靈感長盛不衰的原因。因為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他對生活充滿了熱愛。

  在《西西弗神話》里,作家加繆談到了他的人生觀:一個人若想將人生發揮到極致,就要依靠勇氣和理性:“前者讓他知道,生活不需要祈求篤信宗教,要認識和接受自己;后者讓他明白自己的局限。明白自由的有限……以及人之必死,就能在有生之年活出生命的極致。”我覺得,坂本龍一用他的人生踐行了加繆的人生觀,而為他提供力量的,則是音樂。用他自己的話說:“只要能夠創作音樂,就感到相當幸福了。”

  《坂本龍一:終曲》觀后感影評【5】

  本月初,跨度五年的坂本龍一紀錄片電影《Ryuichi Sakamoto: CODA》在日本上映。coda在音樂術語中的意思為一個樂章最后的段落里強調終止效果的樂段,日文譯名為“最終樂章”,在豆瓣上的中文譯名為“終曲”。紀錄片主要按照2012年到2017年的時間順序,中間剪輯了30年前參與末代皇帝等電影以及40年前作為YMO活動的寶貴片段。

  一開始是2012年,坂本龍一前往海嘯災區,在那里彈了曾經“溺過水”的鋼琴。鋼琴發出走調而飄忽無力的聲音,“我感受到這是鋼琴的尸體”,他說。2014年他又前往福島災區(距離地震三年后),穿著防護服接觸那里殘敗的聲音和畫面,之后還參與了反對核工程的游行演講。

  我特別喜歡這一版的電影海報。這個奇特的畫面是這樣:在某個下雨天,他打開后院的門放出去一個玻璃缸,想聽聽它被雨滴擊打的聲音。過了會兒拿進來敲一敲覺得不太對,又換個塑料桶,這次干脆套在了腦袋上,走進了雨里。雨水淅瀝瀝地打在他身上,可他毫不在意。追逐聲音的時候簡直像個小孩。

  可他終究還是老了。2014年7月他得了咽喉癌,休養了近一年。期間他雖然想拒絕《荒野獵人》音樂的工作,但因為太喜愛伊納里多導演,帶病堅持作曲和錄音。在studio正錄著音,他突然一陣劇烈的咳嗽,錄音師連忙摘下耳機。平靜過后才繼續錄音。

  七八種藥丸一顆一顆就著水吞服,之后安靜地坐在書桌邊吃水果。摘下眼鏡也不在工作中的他看著窗外慢吞吞地吃著蘋果,看起來就是普通的老爺爺。之后他起身準備去刷牙“一定要好好刷牙,我的抵抗力已經變得很差,不過我牙齒后面的肉應該已經死掉了。”白發蒼蒼他邊認真刷著牙邊說道。墻上掛著二十代畫著夸張的眼影,頭發烏黑的坂本龍一肖像。

  1987年的北京是怎樣的?在日本的電影院熒幕上看到我出生前的中國實在有些不可思議。坂本龍一那時候突然被要求為《末代皇帝》客串一個角色,同時還要作曲。導演給他用卡車運了個鋼琴到片場,他只得在片場白天拍戲晚上作曲。影片中剪了幾個《末代皇帝》的鏡頭,八幾年的電影放到現在看質感仍是非常好。

  他對聲音本身有著很大的執著。為了尋找自然的“聲音”,他前往非洲北極圈等世界各地親自錄音。在一處極寒的地方,他走到高高地冰墻邊上,拿出兩個小嚓輕輕一碰,立刻飄蕩出了清脆而有余韻的聲音。他露出驚喜的表情,像個小孩一樣咧著嘴笑:“這可真是厲害!” 、“這是混合了水、云朵和大自然的聲音”。

  之后他蹲在冰面旁,將錄音工具用繩子拴住投進裂開的冰面下,直至沒入水中。他鼻尖上已經結了小冰珠,抬頭看一眼攝像機笑著說:“I’m fishing the sound(我正在釣聲音呢)”。

  在看過坂本教授制作《async》的過程后,再去聽這張專輯就又多了不一樣的感受。雖然在之前我翻譯過的雜志對坂本龍一專輯的采訪中,也有比較詳細地解說了樂曲的構思,但真正看到他工作的畫面又是另一番感受。比如你不會知道他其實是坐在健身球上制作音樂;比如終于感受到錄andata的閣樓的那架鋼琴在空間里的聲音;比如利用磁缸共振(手摸磁缸邊緣)創作音樂時的魔幻感。

  這部紀錄片電影優秀的地方在于它傳達了當時的氣氛。

  坂本龍一和兩位樂手前往災區臨時避難的體育館,給受災群眾演出。當《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的音樂響起,我突然就覺得鼻頭一酸。悄悄抹淚的時候聽到后排的觀眾也紛紛開始吸鼻子。不僅僅是看到災區的情狀,也不僅僅是看到努力的教授,也喚醒了我自己的一些遙遠的回憶。好的音樂和電影可能就是能夠喚醒并永恒地承載人們的感情吧。他作為時代logo已經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可他卻說:“無論我們音樂家怎么做,都有我們無法做到的事情。”顯然他覺得自己仍做得不夠多。

  坂本龍一絕對有著一些別人沒有的品質。這些品質又能體現在他對音樂的追求中,繼而反饋進他的音樂里。

  在如今這樣一個娛樂至死、審丑為樂、浮躁和欲望甚囂塵上的世界里,還有一位老人懷著純粹的感情去聆聽聲音(社會的聲音、自然的聲音),創作音樂,是多么讓人慰藉的事情。到底,這個世界還沒有那么壞。

  “我不知道我還能活多久,或許是十年五年,或許是一年,我只希望我在活著的時候盡可能再多做一些不讓我自己羞愧的音樂。盡可能多留下一些音樂在這個世界上。”——坂本龍一

學習啦友鏈、商務、投稿、客服:QQ:3061683909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 - 2020 學習啦 All Rights Reserved

學習啦 版權所有 粵ICP備15032933號-1

我們采用的作品包括內容和圖片全部來源于網絡用戶和讀者投稿,我們不確定投稿用戶享有完全著作權,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email protected],我站將及時刪除。

學習啦

回到頂部
10人捕鱼游戏机价格